允许它汹涌,

来至,

梦见涛声。

最好的水,来自遥远。

和月光,和子夜。和苍茫之境。和青青杨柳,低垂着宁静。

哗哗的流淌里,大地跟随。

我奔跑。沉默。返回。不说出你——清澈,旅程多风雨。

想及澄明。

一滴淇水,千里之外,看见灵魂闪烁的痕迹。

偶尔,为春风辞。

 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河流。

——那些相似的清凉,古老,勃勃生机。

以及桃红柳绿、众生来去。

就这样爱上你。仿佛少年。

浩荡之水,我只取一段,抵达,回归,或者相认。

在八月,我们不说水;不说心照不宣;不说一滴,就可以淹没深深草木、喃喃咒语,淹没了我的——

静在黎明的鸡鸣犬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