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​我闭上眼,躺在床上。

外面又下起了雨。

任由想念的暗流一遍遍地把我卷入深渊。

我看得见你。

在拥挤的车站、浓郁的森林、繁华的街道。

在我大脑的海马体。

我看着你走近,又看着你走远。

看着你一点点取代了我世界里的阳光空气、水和土壤。

然后你消失了,像个气泡般轻盈。

剥离与分割、嘶喊与挣扎、无言的静默。

游走于清醒与浑噩之间,突如其来的真空隔绝了你和我。

你走以后,世界被添加了黑白滤镜。

你走以后,灵魂不在与身体重合。

像一具行尸走肉、像一具干枯的木乃伊、像一具困在阵法里的僵尸。

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。

最终,

你走以后,我的目光所及,全是你。